福布斯:DAO 不是一种时尚,它们是平台

快链头条
2022-04-26 15:53
DAO
672

DAO

Tribute Labs 的 CEO Aaron Wright 和 COO Priyanka Desai 在布鲁克林的威廉斯堡,背景彩绘是一个流行的 NFT。

Tribute Labs 创建了 Flamingo DAO,并成为其服务提供商。

Flamingo DAO 将 1000 万美元的投资变成了价值 10 亿美元的 NFT 收藏。

「这是一个极其冒险的举动。我不知道我是否同意这一点。」Art Blocks 的公司创始人 Erick Calderon 或多或少感到一些担心,该公司从事非同质化代币(NFT),一个无视风险的领域。在 2021 年 2 月,Calderon 和其他 58 名投资者联合起来,计划直接从制造商 Larva Labs 购买 150 个稀有的 NFT,即加密朋克(CryptoPunks)。

这个名为 Flamingo 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团体已经筹集了 1000 万美元,并且每周通过 Zoom 在线会议软件开会(只开音频来保护希望匿名的成员),来讨论如何使用这笔资金。以 4 个以太坊(在那时价值 7200 美元)每个的价格购买这批加密朋克(CryptoPunk),将会用掉募集总资金的 10%,这也是 Calderon 在 DAO 的 Discord 频道里提出担心的部分原因。

当成员们发现一个化名为「Pranksy」的成员试图在交易中占据先机,想自己通过私下渠道从 Larva Labs 购买 150 个加密朋克(CryptoPunk)时,紧张的气氛变得更加焦灼。最终,Flamingo 的成员投票决定购买。时至今日,这批加密朋克估值达到 3000 万美元。至于 Pransky,他经过「协商一致」离开了 Flamingo DAO,他对《福布斯》表示「他对 DAO 的流程不是特别了解」。

DAO

Flamingo DAO 拥有的部分加密朋克

美国大部分地区的情况都是如此。当然,你可能对这个概念很熟悉:无领导的集体组织,通过民主的方式做出投资决策。例如,去年一个有 17000 名成员的 DAO 试图购买世上现存的 13 份美国宪法原件中的一份。建立了 Flamingo DAO 的 Tribute Labs 的 CEO 兼联合创始人 Aaron Wright,将 DAO 称为「带有银行账户的 sub-reddit(sub-reddit 指 Reddit 网站中的内容分类 - 译者注)」。但是,尽管新闻头条倾向于引人注目或是愚蠢,一种新的具有真正优势的模式正在出现,可以作为替代性的投资工具。

25 年前,一个在伊利诺伊州名为 Beardstown Ladies 的「投资俱乐部」在教堂地下室诞生,出版了许多投资类畅销书籍。因为当时选股团体的激增,所以该俱乐部的追随者众多。DAO 已经将这一概念现代化和数字化,融合了诸多使区块链变得非常强大的特征。

通过使用代币,DAO 可以有效地进行投票,实现利润分享,并且至关重要的是提供流动性,因为代币可以进行买卖 —— 尽管目前代币交易并不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准备支持的事情。

一些 DAO 通过把成员数限制在 100 人以下,也可以绕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规定,因为这种情况符合一个有着 82 年历史,古老的「投资俱乐部」豁免条款 —— 只要俱乐部成员都参与资金的管理且不公开发售他们的证券即可。

虽然从另外一种定义讲,这种无领导的模式可以被称作是无政府模式,但它也让那些对于另类资产感兴趣的人可以在投资时,不用担心对冲基金、风险投资公司和私募经理收取 20% 的利润分成,尽管这些家伙也就是平均业绩水准而已。与另一家创业公司合作开发了 DAO-in-a-box 软件的 Syndicate 公司,可以帮助你做所有的法律和税务文书工作,一年只需要 2000 美元,而 Tribute 公司每年收取原始投资 2% 的费用,做所有这些文书工作并包含一些诸如协调小组会议等工作(并非巧合,基金公司也会收取类似的前期费用)。区别是在这种方式下,利润全都是你的。

将所有这些结合起来,你就会拥有一些无法被愚蠢的新闻头条所评判的东西。相反,将 DAO 看作是一个合法的平台,就像同样是成立公司,几十年前出现的灵活的有限责任公司(LLCs),要比需要很多律师的 C 类公司(C Corp.)更容易成立。DAO 早期的采用者可能看起来很傻。但是 DAO 第二波将使它成为主流。

例子 A:Kinjal Shah 是旧金山一家名为 Blockchain Capital 的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该公司使用传统收费结构管理着 18 亿美元的资金。尽管如此,Shah 与别人共同创立了一个名为 Komorebi Collective 的 DAO 组织,该组织有 35 名女性投资人和 40 万美元资金,组织的目标是投资女性和非二元性别创始人创立的初创加密企业。Shah 表示,在创立一个不受机构投资者或高额费用拖累的投资工具(利用 Syndicate 的服务)时,DAO 可以「有更多的实验性和灵活性。」而这两个词往往预示着指数级的增长。

DAO 的早期阶段并不顺利。2016 年,以太坊早期使用者成立了「The DAO」来支持加密项目,迅速吸引了 1.5 亿美元 —— 然后在还没做任何投资前就被黑客偷走了三分之一的资金。虽然开发者以有争议的「分叉」(重新发行)以太坊的办法追回了黑客大部分的战利品,但重点是:The DAO 解散了,所有 DAO 都散发着类似早期暗网市场丝绸之路(Silk Road)的恶臭。

然而,DAO 的概念逐步传播开来。到 2018 年,已经成立了约 10 个 DAO。根据 DeepDAO 的数据,到 2020 年,已经有多达 200 个各种类型的 DAO 了。是的,令人尴尬的事情仍在发生,包括许多「卷款跑路」的情况 —— 诈骗者为 DAO 的加密产品筹资,然后卷款跑了,简直就是数字版的《欢乐音乐妙无穷》(「The Music Man」)。拥有 24000 名成员的 BadgerDAO,是一个让人们通过自己所持比特币赚取利息的组织,就在今年 1 月,他们在一次网络攻击中损失了 1.2 亿美元。

但是治安官们正在涌入这个「狂野的西部」。据 OpenZeppelin 称,如今有 50 多家公司提供区块链安全审计服务。并且 DAO 的数量在一路猛增,目前已经超过 4000 个,他们的金库里有超过 80 亿美元。

是的,民粹主义团队和民粹主义主题吸引了头条新闻。PleasrDAO 拥有约 1 亿美元的资产,据其「首席取悦官」(Chief Pleasing Officer)Jamis Johnson 称,PleasrDAO 的使命是在做「巨爽的事情」和建立「代表互联网文化的资产组合」之间随情况变化。他们斥资 400 万美元购买了武当帮(the Wu-Tang Clan)独一无二的专辑《少林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从 FBI 手上买到,之前是 FBI 从坐牢的「制药哥」Martin Shkreli 处缴获的)。他们还花费 550 万美元购买了逃亡的国家安全局的吹哨人 Edward Snowden 铸造的「Stay Free」NFT,还有 400 万美元购买了原始的「Doge」图片 NFT—— 就是 Elon Musk 在他的推特中宣传的加密货币的吉祥物。但是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这不是一群「笨蛋」—— 这当中的投资者包括了顶尖的风险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公司或者个人都可以投资)。

DAO

THE DAO 网络 | 在英属哥伦比亚温哥华附近的总部,Jess Sloss,Seed Club 的「发起人」,为有抱负的 DAO 创造者组织训练营。他们将各自 DAO 3% 的代币交给 Seed Club 作为学费。

虽然几十年来球迷们可能一直幻想着联合起来购买他们主场的球队,但 Krause House DAO 提供了一个合法的团体,以更正式的途径来实现这一个不太可能的目标,他们将前球员和超级球迷聚集在一起,发起一场购买 NBA 球队的活动。

这种日益增长的合法性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 41 岁的 Tribute Labs 创始人兼法学教授 Wright,他从一开始就痴迷于 DAO。2005 年从 Cardozo 法学院毕业后,他在创业、联合创办体育论坛网站 Armchair GM(该网站在 2006 年以 200 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维基百科的营利性部门)和纽约公司法之间来回游走,甚至还在一场知识产权的纠纷中代表了 Jay-Z。

2014 年,为了寻求更多的知识自由和更充裕的时间,Wright 开始在他的母校教授法律,并将他的两个事业结合起来,为科技公司建立一个法律诊所,以及阐述加密货币和区块链。2015 年,他为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提供关于首次「众筹」的建议 —— 他们以 30 美分的价格出售以太坊,现在的交易价格大约在 2500 美金。—— 后来他又提出了关于 The DAO 的想法。Wright 表示他并没有投资 The DAO,因为「并不是 100% 的清楚你要购买的是什么,结构会是怎样的,以及这是否可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事后调查中认为,The DAO 发行的代币属于本应被注册的证券,这证明了他之前的担忧。

2017 年,Wright 与瑞士软件工程师 David Roon 共同创立了 Tribute Labs,为公司提供关于如何在区块链中嵌入法律合同的建议,并聘请刚从 Cardozo 法学院毕业的 Priyanka Desai 为 COO。本质上来说,他是在淘金热中售卖淘选盘的人,但是他也忍不住参与淘金 —— 他是 Flamingo DAO 背后的关键人物之一。

虽然 Tribute 服务的 DAO 接受以太坊作为募资并在区块链上运行,并在其代码中写入某些关键的保护措施,但他们是以特拉华州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筹备的,投资者是通过股权而不是加密代币来持有公司的。为了进一步避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和报告的要求,他们只对经认可的投资者开放 —— 投资基金和收入超过 20 万美元或可投资净资产大于 100 万美元的个人。任何投资者不能拥有超过 9% 的股份,Wright 将自己在每个 DAO 的持股量限制在 1%。

Tribute DAO 的章程只要求对于任何交易进行投票的大多数人同意(而不是所有成员的大多数)即可批准一项购买,并且提供了让不满的成员把自己的钱拿走退出的机制 —— 或者是在 DAO 的世界被称作「怒退」(rage out)。尽管在组织里有各种各样的互动,成员仍可以选择彼此保持匿名。Tribute Labs 拥有 12 名律师、工程师和财务人员,他们都在远程工作,审查所有的参与者以满足联邦「了解你的客户」的要求,并提交美国国税局要求的年度 K-1 税务报告。Flamingo DAO 的参与者来自于纽约、加州、波多黎各(加密货币投资者的避税天堂)和澳大利亚等地。

Wright 指出,美国的法律体系比欧洲的法律体系更适合 DAO,因为在美国你可以创建不指定单一经理或 CEO 的成员管理制公司。他帮助怀俄明州制定了新的允许有限责任公司制 DAO 的法律,但也表示特拉华州的法律也同样灵活。

其他在 Tribute 助力下的 DAO 几乎是自然地发展起来。去年 10 月,Neon DAO 在短短 45 分钟就筹集了 2000 万美元用于投资元宇宙,并且已经购买了未开发的虚拟土地。两个月后,专注于音乐 NFT 的 Noise DAO,仅用 30 分钟就在内部筹集 700 万美元。Red DAO 在 9 月筹集了 1200 万美元专注于数字时尚(这种 NFT 既代表了实体世界中一件衣服的所有权,也代表了在元宇宙中服装的所有权)。有一位成员已经在为时尚品牌提供 NFT 的战略建议 —— 这并不罕见,因为 DAO 的成员通常是把自己视为参与者而不只是被动的投资者。例如,Flamingo 委托不知名艺术家制作 NFT,这些艺术家通过 Flamingo 传递的公信力,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数字名望。

投资 DAO 的规模能有多大?目前全球资金管理行业的资产规模超过 100 万亿美元,Syndicate 的联合创始人 Ian Lee 预计,在 10 年内 DAO 将持有这 100 万亿美元中的 2%,并越来越多地进入像股票和房地产这样的大资金池。作为花旗集团的前风险投资家和加密货币负责人,Lee 的 Syndicate 有很多大名鼎鼎的支持者,包括风险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a16z)、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Ventures,饶舌歌手 Snoop Dogg, 演员 Ashton Kutcher 和 Reddit 联合创始人 Alexis Ohanian。

这个生态系统迅速成熟起来。Seed Club 坐落在距离英属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 90 分钟车程的一栋房子里,39 岁的 Jess Sloss 是 Seed Club 的领导者(或者按他的说法是「发起人」),他们的目标是成为 DAO 领域的 Y Combinator,为赢得录取的 15 名创业者举办为期 8 周的创业训练营。为他们提供有关营销和如何发行代币等主题的建议。

Sloss 先是进入了数字营销领域,然后又为加密创业公司工作。在这一过程里,他加入了那些对于大型网络公司权势感到沮丧的人。Sloss 说:「我们为这些网络创造的价值是巨大的,而我们在这些网络里拥有的发言权或所有权是最小的,甚至是零,难道我们就只能忍受这些封建霸主,并为他们耕地干活么?」

封建霸主?Sloss 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离经叛道。去年,他从包括 Tribute DAO 在内的几十个天使投资人那里筹集了 200 万美元;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合伙人 Nick Grossman 也是支持者。此外,Seed Club 只是众多的 DAO 之一,他们决心确保创造者和提出想法的人 - 以及投资者 - 保持一个公平的财富份额。今年 50 多岁的 Frank Rotman 是金融科技风险投资公司 QED 的管理合伙人,最近开始研究 DAO,他表示,DAO「有助于形成一种影响下一代的风气和时代精神。」

在硅谷,Syndicate 希望尽快扩大 DAO 模式的规模,其提供的服务可以让至多 99 名投资者立即将一个以太坊钱包变成一个 DAO—— 一个在区块链上投票和追踪其所持有股份的「Web 3 投资俱乐部」。基本的设置方案不超过 300 美元;这项服务于 1 月下旬推出,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有 200 个 DAO 注册。

陷阱比比皆是。骗子继续他们瘟疫般的手段。如果资产真的膨胀到数万亿,那么很难看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遵守为金融领域设计的规则。由于代币可以买卖,而不仅仅是用来投票,然后在投资者退出时被烧毁(销毁),监管机构已经将其视为证券。而且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Uniswap 已经存在。「这真是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Rotman 沉思道。

最后,实际的业绩表现很重要。如果众人的智慧更多地模仿了购买迷因股票(mem-stock)的傻瓜们,而不是思想开明的亚里士多德的话,DAO 的保质期就会很短。在她们的畅销书引起审查后,那些 Beardstown 的女士们最终被证明投资业绩不佳,可谈不上是地下室的巴菲特了。话说回来,Flamingo DAO 那群不露面的家伙们做的远比加密朋克(CryptoPunk)NFT 要好 —— 超前的投资行为帮助他们在 15 个月内把 1000 万美元变成了近 10 亿美元。Flamingo DAO 1% 的股权份额,最初只需花费 23000 美元,现在价值 3000 个以太坊,约合 800 万美元。他们在筛选新成员的时候会考虑他们的知识和影响可以为组织做什么贡献 —— 除了没有疯狂的收费结构,其他都很类似蓝筹风投公司或者对冲基金找合伙人的标准。